• 暢捷通T3
  • 好會(huì )計
  • 好生意
用友BIP:以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筑牢新底座,驅動(dòng)產(chǎn)業(yè)鏈整合與躍遷
時(shí)間:2021-12-25作者 :超級管理員
著(zhù)名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、復雜性科學(xué)的奠基人布萊恩·阿瑟在《技術(shù)的本質(zhì)》一書(shū)中提出,“科學(xué)和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,本質(zhì)上都是由技術(shù)驅動(dòng)的”。顯然,時(shí)代創(chuàng )造著(zhù)技術(shù),技術(shù)同樣也創(chuàng )造著(zhù)時(shí)代。

 
確實(shí)如此,今天以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為代表的新一代數字化技術(shù),無(wú)論從技術(shù)角度來(lái)看,還是從經(jīng)濟角度來(lái)看,都表現出了明顯的革命性趨勢,它引領(lǐng)著(zhù)新一輪技術(shù)革命和產(chǎn)業(yè)變革蓬勃發(fā)展,同時(shí)也讓數智化和數字經(jīng)濟成為了今天中國企業(yè)和中國產(chǎn)業(yè)鏈升級中的主旋律。

 


 
但與此同時(shí),隨著(zhù)數智化的不斷深入,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鏈顯然會(huì )發(fā)生前所未有的變化,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也將會(huì )被顛覆和重構。因此,如何把握住數字經(jīng)濟帶來(lái)的歷史機遇,重新思考新一代技術(shù)在推動(dòng)企業(yè)數智化轉型中的核心作用,以及如何選擇適應性的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,加快靈活、韌性的企業(yè)數智化建設,不僅對中國企業(yè)走出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之路十分關(guān)鍵,同時(shí)也對中國產(chǎn)業(yè)鏈未來(lái)的轉型與升級至關(guān)重要。

 
在此背景下,近期由中國軟件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應用軟件產(chǎn)品云服務(wù)分會(huì )、中國軟件網(wǎng)、海比研究院主辦,用友網(wǎng)絡(luò )承辦的“產(chǎn)業(yè)鏈升級的數智化趨勢暨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(BIP)支撐生態(tài)模式研討會(huì )”在北京用友產(chǎn)業(yè)園成功召開(kāi)。本次研討會(huì )上,出席現場(chǎng)的專(zhuān)家和嘉賓共同探討了“中國產(chǎn)業(yè)鏈的升級和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需求”、“如何建立跨場(chǎng)景、跨產(chǎn)業(yè)鏈、靈活創(chuàng )新的新型數智化平臺”、“關(guān)于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支撐生態(tài)模式的實(shí)踐”等議題展開(kāi)了討論,可以說(shuō)為中國企業(yè)和中國產(chǎn)業(yè)鏈的數智化轉型升級提供了極具參考和借鑒的新路徑和新價(jià)值。

 
產(chǎn)業(yè)鏈轉型升級背后的新挑戰  

 
“寧要曹縣一張床,不要上海一套房”——這是今年非常“出圈”的一條網(wǎng)絡(luò )梗,但背后反映的卻是曹縣作為山東的一個(gè)縣域小城,卻擁有著(zhù)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在全國排得上名的產(chǎn)業(yè),以曹縣大集鎮為例,這是全國最大的演出服生產(chǎn)基地,擁有1.8萬(wàn)家淘寶店,也是山東省唯一一個(gè)淘寶村全覆蓋的鄉鎮,每年承包淘寶上70%的演出服,2019年該鎮電商年產(chǎn)值近70億元。

 


 
其實(shí),曹縣僅僅是中國產(chǎn)業(yè)集群快速發(fā)展的一個(gè)典型“縮影”,今天的中國不僅是全球的“超級工廠(chǎng)”,各類(lèi)產(chǎn)業(yè)集群也是全球供應鏈中的超級節點(diǎn)。比如,中國古箏琴有70%的產(chǎn)量都是來(lái)自揚州,這里的飼料制造、鍛壓機床群也都是中國一絕;而廣東珠海的打印耗材產(chǎn)業(yè)供應了全球近80%的色帶和70%的兼容墨盒;而中山市小欖鎮的五金鎖具在全國市場(chǎng)占有率超過(guò)50%;此外,在浙江也有溫嶺大溪鎮的水泵之都、紹興新昌縣軸承之鄉、杭州桐廬分水鎮的制筆,他們“各有千秋”,也正是這些產(chǎn)業(yè)群的匯聚構成了中國超強的商業(yè)活力和創(chuàng )造力,讓中國創(chuàng )造了舉世矚目的制造奇跡。

 
但客觀(guān)地說(shuō),中國大部分的產(chǎn)業(yè)集群最初都是處于“原生態(tài)”發(fā)展,盡管它在進(jìn)入二十一世紀的時(shí)候,已經(jīng)完成了“骨骼”的切換,而后經(jīng)歷過(guò)野蠻生長(cháng)的二十年,雖然目前看上去仍處于優(yōu)勢階段,但也出現了越來(lái)越多的全新挑戰,可以從幾個(gè)維度來(lái)做觀(guān)察:

 
一是,從宏觀(guān)環(huán)境看,面對疫情的“新常態(tài)”和錯綜復雜的國際形勢,中國的企業(yè)和產(chǎn)業(yè)鏈在高速發(fā)展的同時(shí),也普遍面臨著(zhù)產(chǎn)業(yè)結構不合理、產(chǎn)能天花板,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精度低,差異化不明顯,核心競爭力不強等問(wèn)題,再加上在“雙碳”戰略的大趨勢下,無(wú)論是人力、環(huán)保、材料等成本的逐年上漲所帶來(lái)的壓力,都讓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的轉型和升級變得“迫在眉睫”。

 
二是,從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看,今天數智化的轉型和創(chuàng )新已成為全行業(yè)的共識。去年國家更是首次將數據與土地、資本、勞動(dòng)力并列為關(guān)鍵生產(chǎn)要素,并提出加快培育數據要素市場(chǎng)的愿景,此舉可謂意義重大。此外,國家發(fā)布的《關(guān)于推進(jìn)“上云用數賦智”行動(dòng) 培育新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實(shí)施方案》中,也希望從等個(gè)方面幫助鼓勵企業(yè)加快數字化轉型,培育新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。

 


 
數據顯示,全國目前就有60余個(gè)千億美元級的產(chǎn)業(yè)集群,如果數字化轉型能拓展10%的產(chǎn)業(yè)價(jià)值空間,每年就可以多創(chuàng )造2000億美元以上的價(jià)值。所以,如何更好的推動(dòng)云計算、大數據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以及人工智能在企業(yè)的融合應用也變得越來(lái)越重要。

 
三是,從產(chǎn)業(yè)升級看,中國的企業(yè)和產(chǎn)業(yè)鏈在發(fā)展中也正在面對兩大關(guān)鍵的新變化:首當其沖的是目前中國正處于消費不斷升級的時(shí)代,消費者不再一味追求低價(jià),而是更注重產(chǎn)品品質(zhì)和服務(wù)體驗,這也在倒逼企業(yè)向數智化轉型和升級;此外,隨著(zhù)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(chǎn)業(yè)變革蓬勃興起,全球化的競爭已由企業(yè)間、行業(yè)間、產(chǎn)業(yè)鏈間的競爭,逐漸轉為產(chǎn)業(yè)集群、產(chǎn)業(yè)網(wǎng)絡(luò )和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系統之間競爭,因此由過(guò)去的產(chǎn)業(yè)集聚走向產(chǎn)業(yè)集群化再走向產(chǎn)業(yè)共同體也成為了“大勢所趨”。

 
不難發(fā)現,無(wú)論從宏觀(guān)政策,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以及產(chǎn)業(yè)升級角度來(lái)看,都預示著(zhù)中國企業(yè)和產(chǎn)業(yè)向數智化轉型已刻不容緩。但正如一枚硬幣的兩面那樣,今天面對新技術(shù)的不斷涌現,以及新概念的接踵而至,大部分中國企業(yè)在通往數智化轉型的過(guò)程中,其實(shí)也產(chǎn)生了很多的困惑和迷茫。那么,對于未來(lái)中國企業(yè)和產(chǎn)業(yè)鏈的數智化的轉型與升級,究竟需要從何處入手,才能邁出關(guān)鍵一步呢?

 
走向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是未來(lái)新路徑  

 
在本次研討會(huì )上,海比研究院高級研究經(jīng)理湯化峻給出的觀(guān)點(diǎn)是——“用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手段重構和再造各個(gè)行業(yè),是對產(chǎn)業(yè)鏈升級的最佳路徑。”

 
他表示,企業(yè)的數智化轉型升級經(jīng)歷過(guò)四個(gè)階段,即部門(mén)級信息化、企業(yè)級信息化、集團級數智化以及生態(tài)級數智化,而目前正處于集團級日趨成熟,產(chǎn)業(yè)級萌芽的新階段,因此要實(shí)現集團級到產(chǎn)業(yè)級數智化的“躍遷”,那么走向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是較為明確的升級路徑,而目前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在中國的落地也具備“得天獨厚”的先發(fā)優(yōu)勢。

 
可以看到,中國產(chǎn)業(yè)聚集既有廣度也有深度,基礎設施好,制造水平高,具備發(fā)展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基礎條件。同時(shí),大多數產(chǎn)業(yè)面臨的痛點(diǎn)是企業(yè)品牌力弱、人工成本增長(cháng)迅速、產(chǎn)業(yè)信息碎片化,并且產(chǎn)業(yè)供需兩端存在大量閑置資產(chǎn)。無(wú)論從哪個(gè)切入口入手,都有很大機會(huì )重構和再造產(chǎn)業(yè),激發(fā)創(chuàng )新,實(shí)現生產(chǎn)力。此外,大量案例也表明,用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理念連接、共享、創(chuàng )新,工業(yè)企業(yè)的盈利能力絲毫不亞于消費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頭部企業(yè)。

 
當然,在此過(guò)程中,如何有效地實(shí)現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落地,同樣也面臨著(zhù)很多的挑戰,具體來(lái)看:

 


 
首先,是傳統的管理軟件(ERP)無(wú)法解決企業(yè)由內部管控更多走向外部協(xié)作的需求。這背后的大環(huán)境是,過(guò)去很多企業(yè)的應用往往都是建立在比較陳舊在管理軟件平臺之上,由此導致的結果是,企業(yè)只能通過(guò)單一智能化應用的開(kāi)發(fā),來(lái)應對越來(lái)越復雜的挑戰,但這種工作“事倍功半”,反而增加了越來(lái)越多的“應用孤島”。

 
在用友網(wǎng)絡(luò )副總裁、用友研究院院長(cháng)呂建偉看來(lái),中國企業(yè)在走向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過(guò)程中,無(wú)論是應用的需求,商業(yè)模式創(chuàng )新,以及技術(shù)的挑戰都出現了和過(guò)去“截然不同”的變化。因此,這就需要新一代的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來(lái)做支撐,在產(chǎn)業(yè)層面實(shí)現協(xié)同,由數據+流程驅動(dòng),利用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重構業(yè)務(wù)邏輯,在提供標準化能力的同時(shí),又能支撐企業(yè)構建新的個(gè)性化應用,實(shí)現社會(huì )化資源調度和數據融合,并且能夠在技術(shù)、應用、場(chǎng)景方面可進(jìn)化和可迭代。

 
其次,是盡管目前數智化的門(mén)檻降低,但企業(yè)部門(mén)和行業(yè)間有差距,缺少相互協(xié)同,根據中國企業(yè)聯(lián)合會(huì )發(fā)布的白皮書(shū)調查顯示,今天仍有相當一部分大中型企業(yè)數智化轉型還處在初級或者中級階段,達到高級階段的企業(yè)只有5.3%左右,背后的原因是隨著(zhù)數智化轉型的推進(jìn)和深入,很多企業(yè)很難找到成熟案例做參考,特別是大型企業(yè)很多都是集團化經(jīng)營(yíng),規模較大,數智化轉型需要新的探索和實(shí)踐。

 
更為關(guān)鍵的是,在新形勢下,數智化轉型也帶來(lái)了更大范圍、更多維度、更高層次的內外部連接,組織間的協(xié)作密度呈現指數型增長(cháng),如何通過(guò)平臺化和生態(tài)化的連接,構建數智化的運營(yíng)體系和平臺,是眾多中國企業(yè)走向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中面對的最大難題。中國科學(xué)院大學(xué)經(jīng)濟管理學(xué)院教授、博導呂本富就認為:“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由誰(shuí)來(lái)建設、誰(shuí)來(lái)運營(yíng)?這是一個(gè)非常關(guān)鍵的問(wèn)題。目前可以看到的是,行業(yè)龍頭做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做、地方政府主導產(chǎn)業(yè)園區實(shí)施,是當前的三種比較典型的實(shí)踐方式。”

 
最后,是隨著(zhù)數智化轉型進(jìn)入到一個(gè)全新的時(shí)代,企業(yè)的自主創(chuàng )新能力也就變得更加至關(guān)重要。但由于在中國的科技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歷程中,長(cháng)期存在硬件較重而軟件較輕的失衡局面,而中國的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要走向快速落地,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要實(shí)現有質(zhì)量的發(fā)展,就必須要走出一條軟硬兼施,協(xié)同發(fā)展的新路,這就要求中國企業(yè)需要盡快強化自主創(chuàng )新的能力,并重新審視企業(yè)數智化轉型和升級的發(fā)展路徑和所選擇的平臺。

 


 
在這方面,國家也高度重視這方面的問(wèn)題,比如“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”一詞就在“十四五”規劃中被提及三次。此外工信部在今年1月發(fā)布的《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行動(dòng)計劃(2021-2023年)》中,也明確提出要通過(guò)建設工業(yè)大數據中心、行業(yè)和區域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等具體舉措來(lái)推動(dòng)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發(fā)展等等。對此,中國信通院政經(jīng)所副所長(cháng)何偉也表示:“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平臺化生態(tài)化是一個(gè)趨勢,未來(lái)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向會(huì )形成利益共享機制和創(chuàng )新生態(tài),因此這就需要市場(chǎng)提供新的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解決未來(lái)產(chǎn)業(yè)數字化轉型的共性問(wèn)題,加快行業(yè)化應用的規?;l(fā)展。”

 
由此可見(jiàn),面對洶涌的數智化商業(yè)浪潮,如何簡(jiǎn)單、便捷、快速地開(kāi)展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,是中國企業(yè)和產(chǎn)業(yè)鏈轉型升級中最為核心的訴求,因此這就需要一種超越傳統ERP的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,作為中國企業(yè)和產(chǎn)業(yè)鏈數智化變革與創(chuàng )新的重要支撐,由此才能更快速地走向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,同時(shí)能夠更好的應對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環(huán)境下的數智化新挑戰。

 
平臺先進(jìn)筑牢數智化的新底座  

 
也正是洞察到這種全新的需求和變化,用友BIP“應運而生”,它帶給企業(yè)的價(jià)值不僅僅是業(yè)務(wù)支撐,更關(guān)鍵的是能夠幫助企業(yè)通過(guò)數智化實(shí)現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,包括產(chǎn)品和業(yè)務(wù)的創(chuàng )新、組織和管理的變革,進(jìn)而重構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力,讓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變得更加簡(jiǎn)單,更能夠加速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落地,促進(jìn)中國產(chǎn)業(yè)鏈數智化的轉型和升級。

 
事實(shí)上,相比傳統的ERP,用友BIP實(shí)現了三大維度的重大創(chuàng )新,即“理念領(lǐng)先、架構前瞻和場(chǎng)景優(yōu)先”,也正是源于平臺的先進(jìn)性和領(lǐng)先性,用友BIP平臺無(wú)疑也成為了企業(yè)數智化轉型的“加速器”和產(chǎn)業(yè)鏈數智化升級的“新底座”。

 
第一,理念領(lǐng)先,指的是用友BIP包含并領(lǐng)先于ERP,表現在商業(yè)價(jià)值、技術(shù)價(jià)值和應用模式上,相較于傳統的ERP聚焦企業(yè)內部的資源計劃和管控,用友BIP更強調的是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能力,以及平臺支撐能   力,是“業(yè)務(wù)+IT”的一體化的全面創(chuàng )新。此外用友BIP在理念上的領(lǐng)先,還表現在希望幫助企業(yè)實(shí)現從內部驅動(dòng)到外部驅動(dòng)的轉變,從過(guò)去的記錄管理轉向連接、共享和創(chuàng )新。

 
從這個(gè)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用友BIP是真正從目前數智化轉型的本源需求出發(fā),讓技術(shù)和服務(wù)更靠近客戶(hù),是真正的基于客戶(hù)需求的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,因此它不僅能夠讓更多的企業(yè)從ERP走向BIP,并且依托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,還能實(shí)現數據驅動(dòng)的全新運營(yíng)模式,靈活、敏捷地應對多變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,同時(shí)能在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落地的過(guò)程中,掀起來(lái)了新一輪的創(chuàng )新和迭代,而這種理念的領(lǐng)先性以及平臺的創(chuàng )新性,相信也會(huì )推動(dòng)更多的中國企業(yè)在生產(chǎn)方式、商業(yè)模式、管理范式等方面發(fā)生深刻變革。

 
第二,架構前瞻,指的是用友BIP是采用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,按照云原生(含微服務(wù))、元數據驅動(dòng)、中臺化和數用分離的架構設計,不僅涵蓋了平臺服務(wù)、應用服務(wù)、業(yè)務(wù)服務(wù)與數據服務(wù)等形態(tài),同時(shí)也集工具、能力和資源服務(wù)為一體,能夠服務(wù)企業(yè)與產(chǎn)業(yè)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的平臺型、生態(tài)化的云服務(wù)群。  

 


 
 
以面向成長(cháng)型企業(yè)的YonSuite為例,其不僅承接了用友BIP先進(jìn)的發(fā)展理念,同時(shí)還以“用友BIP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面向成長(cháng)型企業(yè)的純公有云服務(wù)套件”的產(chǎn)品定位重構企業(yè)發(fā)展力,讓企業(yè)與企業(yè)之間、企業(yè)與產(chǎn)業(yè)鏈之間的連接、共享、協(xié)同變得更加便捷,讓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運行的效率更高,資源匹配更加精準,創(chuàng )新突破更加顯著(zhù)。

 
比如,四川供銷(xiāo)云就與用友深度合作,推進(jìn)供銷(xiāo)社系統為農服務(wù)數智化轉型,全力打造供銷(xiāo)社社會(huì )化服務(wù)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。在此過(guò)程中,四川供銷(xiāo)云通過(guò)用友YonSuite+YonBuilder低代碼開(kāi)發(fā)平臺,成功構建一體化“村集體三資管理創(chuàng )新平臺”,將資產(chǎn)資源管理模塊、專(zhuān)項資金核算管理模塊、農民合作社管理模塊三資合一,集成“供銷(xiāo)云農村三資管理”服務(wù)平臺??梢?jiàn),四川供銷(xiāo)云選擇YonSuite和 YonBuilder 低代碼開(kāi)發(fā)平臺完成了數智化的轉型升級,也從另一個(gè)印證了YonSuite具有專(zhuān)業(yè)、高效構建、可擴展性、數據能力與平臺能力等綜合的平臺化和一體化的優(yōu)勢。

 
第三,場(chǎng)景優(yōu)先,指的是用友BIP還打通了“產(chǎn)業(yè)鏈財務(wù)協(xié)同、產(chǎn)業(yè)鏈營(yíng)銷(xiāo)服務(wù)協(xié)同、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商協(xié)同、產(chǎn)業(yè)鏈設計制造協(xié)同、產(chǎn)業(yè)鏈倉儲物流協(xié)同”五大產(chǎn)業(yè)鏈場(chǎng)景,不僅提供了全價(jià)值鏈場(chǎng)景化服務(wù),同時(shí)也實(shí)現了真正的融合共創(chuàng ),能夠真正加速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鏈數智化升級的速度。  

 
為此,用友網(wǎng)絡(luò )高級副總裁、BIP產(chǎn)品部總經(jīng)理張成雨表示:“不同企業(yè)對產(chǎn)業(yè)鏈的具體需求場(chǎng)景是不同的,因此,我們從BIP架構設計之初就充分考慮產(chǎn)業(yè)鏈場(chǎng)景的需求變化,用友BIP發(fā)布一年以來(lái),新增場(chǎng)景化應用255個(gè)、服務(wù)特性926個(gè)、API接口1531個(gè),已有14656家大型及中型企業(yè)客戶(hù)選用了用友BIP,而在新時(shí)期,用友BIP也將會(huì )保持進(jìn)化。”

 
當然,無(wú)論是產(chǎn)業(yè)鏈的數智化升級,還是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未來(lái)的落地,都不可能是“一蹴而就”的,而是一個(gè)長(cháng)期的演進(jìn)和迭代的過(guò)程,特別是用友BIP作為這個(gè)發(fā)展進(jìn)程中最為重要的一環(huán),它不但需要更好地融入新的理念和新的技術(shù),同時(shí)也需要在場(chǎng)景化和生態(tài)化等方面不斷地打磨和穿透,由此才能借助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的能力變革流程、賦能組織,轉變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和管理方式,最終實(shí)現轉型升級。

 


 
正如用友網(wǎng)絡(luò )副總裁傅毅最后所言:“打造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,實(shí)現產(chǎn)業(yè)級數智化的支撐,既是用友公司的戰略,也是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共同思考的問(wèn)題。因此,未來(lái)我們會(huì )繼續強化用友BIP在平臺化、一體化和生態(tài)化方面的領(lǐng)先優(yōu)勢,同時(shí)也會(huì )積極聯(lián)合更多頭部企業(yè)和先進(jìn)企業(yè)來(lái)共創(chuàng )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,繁榮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,共同促進(jìn)社會(huì )級數智化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的發(fā)展,最終為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鏈的數智化升級提供更大的驅動(dòng)力。”

 
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數字經(jīng)濟已成為中國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核心要素,數智化轉型也成為企業(yè)和產(chǎn)業(yè)競爭的關(guān)鍵領(lǐng)域,而用友BIP的出現,不僅為更多的企業(yè)提供了一個(gè)更加開(kāi)放的、靈活的、具備自主創(chuàng )新能力的商業(yè)創(chuàng )新平臺,也為他們尋找到更多的新模式、新業(yè)態(tài)和新產(chǎn)業(yè)奠定了關(guān)鍵的技術(shù)支撐“底座”,這是未來(lái)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快速落地的重要所在,更是之于整個(gè)中國數字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所在。

附件

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 免費獲取定制解決方案

立即咨詢(xún)